快给我药

韩叶真好吃

【全职/双花/周翔】去你爷爷的

233333 Lo主犯病了没吃药【×
二翔和大孙千丝万缕的联系真是让人脑洞大开
不要理我,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孙翔是S大学的一名学生,他和自己的大学同学周泽楷在荣耀小区合租了一间房子。一起住了小半年,孙翔对现在的生活也还算是满意。虽然自己的室友总是沉默不语,不过人还是蛮不错的,自己说什么都只会点头。而且两人是同样的专业,一起学习生活共同语言还是有的,尽管周泽楷依旧话不多。

事情坏就坏在新搬来的邻居身上。

孙哲平和张佳乐两人在一起很久了,大学一毕业两人就向家里摊了牌。虽然过程很坎坷,好在最终落得个好结局。两人欢欢喜喜的搬出来过小日子,选来选去最后也住进了荣耀小区,还恰巧和孙翔、周泽楷两人住了个对门。
乔迁之喜难以言表的张佳乐在新房子里四处转悠,看看这儿摸摸那儿,兴奋地跟个小孩子似的。孙哲平坐在沙发上微笑着看着他,幸福感满满的就要溢出。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孙哲平走过去拍了拍张佳乐的脑袋。


“中午想吃什么?我下楼转转买点儿回来。”
张佳乐思考了没一会,就报菜名儿一般秃噜出一大串想吃的东西。
“……”
“我随便买点吧,你看家。”
张佳乐表示抗议,想和孙哲平一起去。明明自己才是掌勺的,而且孙哲平买东西和他这人一样简单粗暴,抓起来就走,也不挑挑看看。孙哲平却表示自己很快就回来,要是带上他去估计就回不来了。
“回不来就外面吃嘛…”张佳乐趴在阳台上望着孙哲平的背影,不情愿的撇撇嘴。

 

“周泽楷,家里有水果吗?”
“额……,嗯。”
“垃圾袋垃圾袋没了吧?”
“啊……,好像……”
“我要买酸奶,你想吃啥?”
“……随便”
孙翔不满的瞪了他一眼,继续他的采购大业。周泽楷推着购物车慢吞吞的跟在他后面,表情茫然地看着一排排货架。
“买条鱼吧!最后一条特价,保证新鲜!”
卖鱼的大叔热情地招呼着两人,孙翔忽然就想起了什么。
“周泽楷买鱼!”
“哦。”
“你上次做的那个特别好吃,就决定是你了,麻利儿的!”
周泽楷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好像是做过一回鱼。当时孙翔就大呼味道好,还说想不到你周泽楷还有这么一手,你要是个女的都可以嫁进我们孙家了。周泽楷眼睁睁的看着孙翔一个人几乎吃完了一整条鱼,自己都没怎么吃。不过想想也好,吃鱼补脑嘛。
周泽楷看了眼卖鱼的大叔,张了张嘴刚说出一个买字,就被一只手横着伸过来挡住了视线。
“这个我要了,装起来。”
卖鱼的大叔更懵了,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买鱼者,只是愣愣的点点头。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回头看了眼孙翔,那人可被气得够呛。撸胳膊挽袖子的,别人看了还以为这是要打架。

“这是我们先要的!”
“哦?”孙哲平慢慢的回过头,看了一眼怒气冲天的孙翔摆出了一个气死人的假笑。
“那你怎么不拿走呢?”
“我正要拿走啊!”
“那怎么被我先拿走了呢?”孙哲平接过大叔递来的鱼,还朝孙翔晃了晃。然后扔进购物篮里,转身就走了。
孙翔恶狠狠地瞪着他的背后都要烧出俩窟窿来。周泽楷看着他有点不知所措。
“你以为你谁啊!”
孙翔朝他背后嚷了一句,孙哲平听到后回头笑了笑。
“你爷爷。”

 

“这么快就回来啦。”
张佳乐替孙哲平开门,然后接过手里的东西。
“还买了鱼?”张佳乐检查着袋子里的食材。
“嗯,特价。”
“哟,您孙大款也会买特价产品啦。”张佳乐叉着腰挑眉看着对方。
“这不是要过日子嘛。”孙哲平笑着亲了一口张佳乐的脑门,“做饭去。”


孙翔气鼓鼓的用筷子戳着碗里的米饭,周泽楷也不知道说什么劝他好,只是一个劲的给他夹菜,让他赶紧吃。
“都是因为你动作太慢。”孙翔咬了一口菜叶子,解恨似的大嚼特嚼。
周泽楷有些无奈,怎么又赖上自己了呢。鉴于周泽楷对孙翔的了解,估计这气也就生一会儿,吃完饭就忘了,于是也不跟他计较。
“下回,给你做。”
“哼。”
孙翔一边生着闷气,一边狼吞虎咽的吃着饭。周泽楷刚松一口气,门铃就响了起来。

 

“你们好,我是今天刚搬来的新邻居,就住你们对门。”张佳乐还特意侧过身指了指自家的门牌。
“刚做得的鱼,味道还不错。给你们尝尝就当见面礼,以后多多关照啊!”
周泽楷看了看张佳乐端来的大碗,热气腾腾的红烧鱼上面还撒着翠绿翠绿的葱花,让人看着就胃口大开。阵阵香气顺着门口就飘进了屋子,孙翔放下碗筷也凑到门边。
“怎么了,怎么了?”
“送鱼,新邻居。”周泽楷简明扼要的为孙翔做着解释。
孙翔一看见鱼眼睛都亮了,赶紧双手接过连声道谢。

瞧瞧人家这素质,唉!

孙翔还想再继续赞美一下张佳乐,说不定以后长期伙食都有找落了。还没等他组织好语言,对面的门就开了,一个略眼熟的人探出了头。
“乐乐,还不回家?”
孙翔和周泽楷对视了一下,俩人顿时都傻了眼,心中咆哮起了那句话。

 

同样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做人的差距怎么那么大!

 

孙哲平感受到来自对面灼热的目光,看到孙翔和周泽楷两人心里也有点惊讶。不过这份惊很快就转为了喜,或者说是幸灾乐祸更为恰当。孙哲平冲着脸色很差的孙翔扬了扬下巴,一副调笑的口吻。

 

“哟,孙子!”


“我去你爷爷的!”

 

—————————————END—————————————

 

然后两对死基佬就过上了鸡飞狗跳的生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已弃疗勿念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4)
热度(99)
©快给我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