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给我药

韩叶真好吃

【全职/韩叶】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摸了一条巨大无比的鱼

所以我今天不填坑了欧耶!(揍



这是叶修花式作死后死皮赖脸追韩文清大大的故事(误





001

“怎么是你?”

韩文清皱眉,看着门外许久未见的人正一脸慵懒的抬起胳膊朝自己挥了挥。
叶修瞥了眼自己身后的旅行箱,露出个讨好的笑容。

“老韩,好久不见。不介意我住这儿吧。”

韩文清没有说话,侧过身让叶修拖着箱子进来了。紧接着咣的一声撞上了门,叶修背后一激灵,但很快又恢复了笑脸。

两人没有再说话,屋子里有些过分的安静。韩文清已经占了靠窗的一张单人床,叶修便把自己的东西都摊在了另一张床上。

收拾了半天,叶修站起身活动一下有些僵硬的腰。本想抽根烟歇会儿,但摸向裤兜的手在看到身后的人时还是犹豫的停住了。

“你抽吧,我走。”

韩文清干脆利落的撂下一句话,然后起身离开了屋子。
叶修摇摇头,站到了窗边,无声的点燃了一支烟。



002

韩文清走到了酒店大厅,刚好看到导游在和工作人员进行交涉,于是便上前询问了一下房间安排。

导游看见韩文清气势汹汹地过来,脸色瞬间不太好看。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不过韩文清倒是看出来了,心想八成是自己不太面善,别人都不愿意拼房,这才临时又改了房间。

这事儿也不是头一回了,韩文清想想这样也挺好,互相都认识好歹也有个照应。



003

但当他再次回屋后就不这么认为了。

扑面而来的烟味儿呛得刺鼻,他大步跨到窗前,赶紧开窗通风,回过头凶巴巴剜了眼躺在床上装无辜的人。

“你不会开窗户?”
叶修双手垫在头后,“你又没教过。”

韩文清一时语塞,双眉紧锁盯着他,好半天才移开了视线。

“你主动跟别人换的屋?”
“嗯,舍己为人嘛。”叶修随意的答道。
“舍己为人的是我吧。”

韩文清脱掉外套,把它挂在了门口的衣架上,手指却停留在了叶修的衣服上。

这是一件咖啡色的男士风衣,还是今年流行的款式。韩文清眯起眼睛,额角跳了跳。没想到叶修这种不修边幅的人,居然学会了捯饬自己。

但韩文清又仔细想了想,没准是苏沐橙的眼光。于是假装漫不经心的踱回自己床边,然后清了清嗓子问道。

“你一人来旅游?”
“嗯。”叶修爱搭不理。
“……苏沐橙呢?”
“没来。”
“那你……”
“我现在没义务什么事情都和你汇报吧,韩文清同志?”叶修调侃道。

韩文清一怔,下意识的抿抿嘴唇。便转过头不再说话,这一沉默反倒勾起了叶修的好奇心。

“你也故地重游?”叶修侧躺在床边儿,视线四处打量着韩文清。

“与你无关。”韩文清毫不客气的反击道。

“你还是那么记仇。”叶修抱着胳膊,仰面躺平在床上,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一记记好几年。”

“你不也一样。”韩文清面无表情地站在床边,阴影打在身后显得他脸色更黑了。

“嗯。”叶修点点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004

这个旅行团大多是年轻人,路线选的是当下最热门的一趟欧洲线路。也正因为如此,团里还有不少新婚夫妇和小情侣,借此机会来个蜜月旅行。这么一看,团里唯二的俩单身汉似乎就显得格外多余。

叶修倒是无所谓,对于这种现状却丝毫没有不自在。反倒是摆出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没事就和年轻人们逗上几句,摇身一变成了知心大哥,和团里的人关系处得都不错。
韩文清就不行了,尽管事实上他要比叶修这人厚道的多,但单靠这幅生人勿近的皮相,就断了不少人想和他攀谈的想法。

韩文清倒是不介意,没人理就没人理吧。本来就是一个人旅游,乐得清闲。但每当他一个人安静的坐在一旁休息时,总能瞅见叶修那张碍事的脸,凑在一群小姑娘里得瑟的讲个不停。具体讲什么韩文清倒也无心去打听,只是吵嚷的声音无疑坏了他的好心情。这时他便会皱着眉头,狠狠的瞪叶修一眼。对方则故作夸张的回看他,然后朝其他人嘘一声。

“咱不聊了,你们韩大哥又不高兴了。”

众人纷纷降低音量,不由自主的朝韩文清看去。这一看反倒让韩文清不好意思了,连忙起身往别地儿转悠去。

“叶哥,你和他住一屋害怕不?”
“这有啥啊,我俩还睡过一炕呢。”
“啊?你们原来就认识啊。”
“认识快十年了。”叶修故作高深。
“那韩大哥这人是不是特凶,特厉害。”
团里不少人都对韩文清即好奇又敬畏。
“他啊……”看着韩文清刚刚慌忙离开的背影,叶修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记仇,特记仇。”

“噢……”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打起了冷战,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得罪了韩文清,回头再打击报复。
而谣言的散布者叶修却丝毫没有愧意,他站起身抖了抖身上的土,向众人拍拍裤兜。

“抽口烟去,失陪啊。”
“去吧去吧。”大家纷纷向叶修摆手,叶修点头示意,转过身径直的朝韩文清的方向小跑过去。



005

韩文清背过身,完全不搭理叶修。反倒是后者死皮赖脸的搭上了对方的肩膀,用嘴里叼着的还没点燃的香烟,戳了戳韩文清崩得紧紧的侧脸。

“有火不?”叶修含糊不清地问道。
韩文清猛地一扭头,差点把烟给戳弯了。
叶修拿开搭在他身上的手,一脸纯良的向他示弱。

“公共场合,不许吸烟。”
说罢抬手拿掉了叶修嘴里的烟,走到垃圾桶旁边毫不留情的扔进去。
“哎呦。”叶修心疼地叫起来,“不抽就不抽呗,扔了多浪费。”
韩文清挑眉,“赔你就是了。”
“不愧是韩大大,还是那么土豪。”
“哼。”韩文清嗤之以鼻,“省得你又借题发挥。”
“哪儿能啊。”叶修无辜的摊手,“翻旧账这种事还是你比较擅长,是吧老韩。”
韩文清脸色瞬间又黑下来,后槽牙咬得咯吱作响。

“叶修你有话说话。”
“哥没啥好说的。”

叶修头也不回的走了。



006

这俩人挺奇怪的,全团的人也算是看出来了。
叶修在哪儿,韩文清绝对不去哪儿。但韩文清在哪儿,叶修准往跟前凑。

就拿在酒店吃早餐为例。

韩文清有晨练的习惯,所以他几乎每天都是第一个到餐厅吃早饭的。叶修平日里作息就不规律,但无奈跟着旅行团必须每天一大早就得起床。头几天叶修都是最后一个来餐厅吃早饭的,而且迷迷糊糊那样儿一看就没睡醒。

叶修晃晃悠悠的端着餐盘坐到韩文清对面,抓起面包片就往嘴里塞,手却被人一把扣住。
韩文清像看傻子一样的看了他一眼,身体往前一倾,抬手把叶修面包上粘着的包装纸给撕了下来。

韩文清不动声色的坐回去,抿了口自己的咖啡。叶修愣了一下,然后呵呵傻笑了几声。
他一边嚼着面包,一边毫不避讳的盯着韩文清看。

“你几点就起了?”
“六点。”韩文清并不想多说什么,自己的日常习惯,恐怕叶修比自己还要清楚。

“一点动静没有。”叶修摇摇头,好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就韩文清那个中老年人标准作息时间表,自己是完全想都不敢想。要他起那么早去跑圈儿,还不如杀了他。
不过跑圈儿他不干,稍微早起一点他还是能接受的。
于是叶修试探着征求韩文清的意见。

“老韩,明儿你叫我起呗?咱一块来餐厅。”
“为什么?”韩文清显然不想做多余的事情。
“起得晚都没得吃了啊!”叶修摊手,“咖啡都没……”

没等叶修继续说下去,韩文清把自己手中的咖啡递了过去,然后头也不回的起身离开餐厅。
叶修端着咖啡朝韩文清的背影笑了,他喝了一口,浓郁的香气充盈在口腔中,咖啡的温度也刚刚好。

叶修舔了舔自己的嘴角,笑意更浓,

从第二天起,两人便一起出现在了餐厅。

韩文清每天会选择不同的饮品与食物搭配,而叶修却只要咖啡。
然后,喝两口再厚脸皮的和韩文清交换,韩文清也并没有说什么,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就随他去了。
不过叶修这人一向喜欢得寸进尺,喝韩文清的饮料,吃他拿的各种小点心。韩文清表面上毫不在乎,其实心里一项项记得清清楚楚。

没办法,他就是这么记仇的人。



007

今天上午参观的景点是欧洲著名的圣彼得大教堂。圆弧形的屋顶,典型的巴洛克式建筑。叶修对于这一切其实并没有过多的去评价,在不擅长的领域里,他更多的只是静静的去欣赏它的美。教堂内的壁画红烛,阳光透过彩绘玻璃,传递出的七色光芒。虽然抓不住,却可以用记忆将它永存在脑海中。
幸运的是,教堂内刚好在为一对新人举行婚礼。旅行团中的女孩们全都兴奋了起来,婚姻对于她们来讲,恐怕是这一生中最美好最向往的时刻了。
叶修这时也不再闲晃,而是站定,用目光投向这对新人,给予他们真挚的祝福。他本没有信仰,但幸福却是每个人都有的追求。看到新婚的两人相拥接吻,叶修不知为何竟有些小感动。

毕竟,两个人能够一路走到一起,着实不易。

韩文清不知何时走到了他的身边,他一言不发,同样注视着这对新人,目送着他们走远。
叶修笑着对他说,怎么?羡慕了?韩文清难得没有跟他唱反调,而是眼神依旧温和的回应道,是啊,有些羡慕。

出了教堂,在圣彼得广场上稍作停留。叶修抱着胳膊四处瞎晃,广场上聚集着世界各地的游客,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合影留念。
韩文清也掏出相机,下意识的去寻找身边的人,却发现叶修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随意的拍了几张风景,韩文清有点儿扫兴的收起了相机。

本来就是一个人的旅行,又何必自找麻烦。

韩文清不是一个过于感性的人,即便是在这个大的环境中,他身上那种凛然与务实感也和当下着浪漫的氛围有些格格不入。
看着其他人洋溢的笑容,年轻男女们一起说说笑笑,韩文清都不禁感慨这里真是情侣们的旅游胜地。他独自来到长椅上休息,抬头望着湛蓝的天空,连心情都变的清澈了许多。

韩文清望的出神,叶修不知又从哪儿来,低头好奇的瞅着他,又扭过脸看看天。

“看啥呢?”叶修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天真蓝。”韩文清如实说道。
叶修失笑,“这不是废话嘛。”

他在韩文清身旁坐下,没有理会对方嫌弃的眼神,而是献宝一般的递给对方一盒冰激凌。

“哥请你。”
韩文清扬起半边眉毛,迟迟没有接过。
叶修这人,把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句话诠释的很好。

“行啦,无毒无害。”叶修直接把冰激凌塞进韩文清手里,然后打开自己手中的另一盒吃起来。

“出来玩就别老绷着一张脸了。”叶修叼着勺子,“知道您韩大大看不上这个,凑合吧,挺好吃的。”

韩文清犹豫了半天还是打开了它。想想自己真的是很久没有吃过这种东西了,没忍住轻笑了一下。这一声很快引起了叶修的注意,但对方的关注点却不在韩文清忍俊不禁的脸上,而是他刚打开吃了一口的冰激凌。

韩文清无语的看着他,他太了解叶修了,一个眼神就能知道他要打什么鬼主意。

他看了眼叶修的粉盒冰激凌,又看了眼自己手里的白色包装盒,颇为无奈的把它递了过去。

叶修毫不犹豫的接过来,然后把自己的与他交换。

“诶老韩你知道吗,我就喜欢你这点儿,干脆!”叶修剜了一大勺放进嘴里,冰的他直龇牙。

“啧啧啧,这个味儿不好吃。换回来吧。”
韩文清没脾气的叹口气,把两盒都搁他跟前儿。

“你自个慢慢吃吧。”

韩文清站起来走了,想想觉得好笑。
谁说要请我吃的,根本就是自己两个口味都想尝尝而已。
这人吧,太贼。
但想起叶修小技量得逞时的表情,似乎又不是很招人讨厌。



008

离开了梵蒂冈,下午一行人又马不停蹄的来到意大利罗马市内。短短一天,竟然还跑了两个国家,这让叶修有种穿越了的错觉。
这几天和韩文清相处的还不错,不论是参观游玩时,还是晚上回到旅馆,两人之间也没了头几日那种剑拔弩张的气焰,甚至比当初在一起时还要和谐个好几倍。

这确实让叶修觉得自己穿越了,穿越到两人初识的情景。

两人是在大学时认识的,那时的两个人年轻气盛,同为学校的两大风云人物,难免经常被人拉出来做比较。
叶修最早对韩文清倒是没什么印象,这个名字也只是经常从别人口中听说而已。

听说这个韩文清很优秀,听说他很有头脑,听说,他不太待见自己。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两人第一次见面却不是在学校里,而是一家他们所在城市里非常著名的酒吧内。

不过,那是一家Gay吧。

韩文清不是弯的,他来这里也纯粹是巧合。但他对于在这里见到叶修却丝毫不惊讶,或者说他对这种事情根本不屑去理会,更不愿去多管闲事。
叶修和韩文清不同,他是这里的常客。换句话说,他一直知道自己的性向,并对此没有任何要隐瞒的意思。
有趣的是,叶修经常光顾这里,却从来不会点任何酒喝,哪怕是低酒精度的饮品,他也丝毫不沾。

韩文清在周围朋友的口中得知,那个靠坐在吧台前,笑容有些慵懒的像猫一样的男人,就是学校里十分出名的叶修。
他有些失望,这样一个看起来十分普通,甚至是无精打采的人,竟然就是那个连续几次从自己手中抢走总评第一的优等生。

怀着一份对宿敌的敬意与年轻人所谓的冲动,韩文清没有过多考虑,就端着酒杯坐到了叶修旁边。
叶修茫然的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直到对方递过一杯酒,并点头示意,他才猛然醒悟。

“请我?”叶修语气里透着嘲讽。

韩文清误把叶修对自己酒量的自嘲当作对自己的蔑视,于是毫不示弱的的把酒杯再次推向前,表情算不上友好,但风度依旧。

“不配?”韩文清语气不善。
叶修看着韩文清一脸坚决,无奈的笑了笑。

“你就是韩文清吧。”叶修伸出了右手,“久仰大名,鄙人叶修。”
韩文清犹豫了一下,还是握住了对方的手。
叶修的手非常好看,指尖白皙修长,让人很容易联想到弹钢琴的人。但手掌传来的冰凉的温度,却让韩文清有些意外。

他很快松开手,再一起举起了酒杯。
叶修有些为难的看着韩文清,“这个,不好吧。”
韩文清丝毫不让步,他倒要看看这个叶修是有多大面子,连一杯酒都不肯喝。

吧台里的调酒师幸灾乐祸的看着两人,叶修朝他翻了个白眼儿,嘴上不留情的警告对方。

“你就这么见死不救,哥可记仇着呢。”
调酒师无所谓的耸耸肩膀,举起手中晶莹剔透的高脚杯,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小心翼翼的擦拭着。

“反正你也死有余辜。”调酒师开玩笑道。

韩文清一头雾水的听着两人的对话,似乎有些明白叶修为什么迟迟没有接过酒杯。当他刚要收回这杯酒时,手腕却被人紧紧的握住,还是那丝冰凉的触感,但十分有力道。

“既然你执意要请我这杯酒,那我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叶修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这让韩文清感到非常的不舒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叶修身子轻轻往前一探,又凑到韩文清耳边说了句悄悄话。

“我喝了你可得负责啊。”

韩文清作为一个大写的直男,被叶修这气息一般的发声吹的耳根通红,他有些慌张的盯着叶修,只见他潇洒的举起酒杯,眼带笑意的将它一饮而尽。杯中的液体全数灌入叶修口中,他仰起脖子,喉结随着吞咽一动一动。

咣!空酒杯被叶修重重的砸在了吧台上,调酒师心疼的赶紧把酒杯撤走。

“啧啧,作死。”他嫌弃的看了叶修一眼,又向韩文清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没等韩文清明白怎么回事儿,叶修忽然一下就趴在了吧台上,速度之夸张不得不让韩文清怀疑叶修根本不是醉酒,简直就是中毒。

看着韩文清不知所措的神情,调酒师好心的提醒他。

“他就这样,一杯倒。”调酒师显然早已见怪不怪,看到韩文清正在翻叶修的口袋,他连忙又补充道,“他没手机,啊对,也没朋友。你最好把他直接抗走。”

“什么!?”韩文清怒了,他只不过是请叶修喝了一杯酒,况且两人今天是第一次见面,怎么这破事还需要他善后。

感受到韩文清明显的不满情绪,调酒师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
“没关系,你要不管他我一会儿下班把他扔到后门就行。”

韩文清:“…………”

最后出于对叶修的安全着想以及弥补自己强行灌酒的愧疚之情,韩文清还是把人带回了自己租的小公寓里。
看着叶修在自己床上睡的踏踏实实,舒舒服服的样子,韩文清恨的咬牙切齿,一下子就明白了叶修当时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对你负责是吧,叶修你行。这仇我记下了。



009

叶修最后究竟是怎么和韩文清搞上的,这至今仍是个未解之谜,有时候叶修连自己都想不通,他可没有要把人掰弯的意思,韩文清真的是自觉自愿自发的弯了,弯成了一个圈儿,把叶修套的牢牢的。
其实这事儿只有韩文清自己清楚,他不喜欢男人,也没有喜欢的女人,这一生他几乎没对任何人产生过兴趣,除了这个叫叶修的男人。

叶修站在许愿池前,专注的欣赏着喷泉中央栩栩如生的海神雕像,周围雕刻着精美的纹饰,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韩文清站在离他不远的身后,静静的看着他,如同一年前叶修离开时那样。那是韩文清不太愿意回想的过去,但不代表他不敢去面对。

他和叶修是在大学毕业以后才正式在一起的。
韩文清毫无情调的对叶修说,你这个人有毒,然后就像逮捕罪犯一样硬生生的把人拐回了自己家。
叶修默认了这是韩文清对他的表白,毕竟要让这个人说出点浪漫的话简直比登天还难。

两个人都有各自的生活,不同的工作,人际圈,以及一些不同的习惯。他们都彼此尊重着,互不干涉。
有时候韩文清会思考,他和叶修的关系是否应该只停留在这里。曾经,他试图踏入对方的领域,想要彻底进入叶修的生活,却被对方无情的,决绝的制止了。

这是两人矛盾的开端。

韩文清回想起叶修生气的样子,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就好像被自己养了好多年的猫咬了一口,结果被告知你家养的这还真不是猫,这只是一只伪装成猫的老虎。

尽管叶修打起架来并不是他的对手,但韩文清还是觉得,自己真是惹上了个极大的麻烦。

叶修把自己的隐私保护的非常好,以至于韩文清和他在一起那么多年,对他的家庭仍然一无所知。

哦,也不是一无所知,他认识叶修的妹妹,苏沐橙。

和叶修成天没精打采的样子不同,苏沐橙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女孩,开朗,阳光。
韩文清认识苏沐橙是件偶然的事,因为叶修很显然不想把韩文清介绍给他认识。

怎么介绍呢?我是你哥哥的男朋友?

看着叶修面不改色的对苏沐橙说,这是我室友,韩文清有些自嘲的笑笑。

也许,叶修根本就不在意他们的关系。

之后的日子可想而知,两人每天都会为各种琐碎的事情发生争执。韩文清本身就自带震慑技能,脾气一上来方圆百里都没人敢吭声儿。
可叶修从不信这个邪,每次惹完韩文清还能淡定自若的和他开玩笑,即便是碰一鼻子灰,叶修也毫不在乎,每一次都能把事儿给糊弄过去。
韩文清看透了他那套哄人的技量,但他懒得拆穿,也不想拆穿。真要拆穿了,恐怕叶修连解释都懒得解释。

他小心翼翼的维护着两人的关系,感觉很累。

韩文清觉得自己可能过于天真了,没准叶修完全是赶鸭子上架,只是顺理成章的和自己在一起而已。

换一个人也行,不换也行。

韩文清对待情感,爱憎分明。喜欢就是喜欢,这辈子就认定了,不后悔。但叶修对待感情时游刃有余的态度总让韩文清觉得不安,尽管他从未抱怨过,但他想做那个唯一的人。

叶修其实很早就感觉到了韩文清刻意的疏远,他当然肯定对方不是所谓的移情别恋,而是想让自己冷静一下。

让彼此都冷静一下。

叶修走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他说这句话时的语气,神态,甚至是声音大小,韩文清能记他一辈子。
他当时挺恨叶修的,明明是他点的火,结果烧得差不多了自己全身而退,潇洒的挥胳膊走人了。

韩文清发誓自己早晚得把这人逮回来,不过他不急,反正来日方长。有仇必报是韩文清作风,所以他记着呢,记的死死的,绝不会忘。



010

叶修站了有一会儿了,他转身看到不远处的韩文清正盯着他出神,不用脑子都能猜出来他现在在想什么。

他朝对方挥了挥手,意料之外的,韩文清没有厌恶的躲开,而是稳步朝自己走来。每一下都踏的稳稳地,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叶修不知为何有些紧张,他下意识的摸兜,想掏出烟冷静一下,结果把兜里的钱包也给摔出来了。
黑色的皮夹掉在韩文清脚边,对方弯腰替他捡起,却没有及时还给叶修。

打开钱包,里面还是那张两人傻兮兮的合影。

韩文清的表情一如既往的严肃,叶修挎着他的肩膀笑的倒是挺自然。
这是他俩在一起后的第一年,他们来到了欧洲旅游,背景正是身后的许愿池。

韩文清举起来对比着看了看,不咸不淡的哼了一声,“物是人非啊。”
叶修没理会,他把烟盒收了起来,然后转身面向许愿池。

“十年啦,当时你许的什么愿啊?”
“有意义么。”韩文清把钱包递还给叶修,“没实现。”

“是吗?”叶修笑着接过钱包,从里面掏出两枚硬币。
“我的愿望可是实现了呢。”

“呵呵……”韩文清勉强的笑笑,“你运气挺好。”
“所以哥这次是特地来还愿的。”说罢,背过身把手中的硬币向后一抛,划出一道银色的弧线。硬币噗嗵的一声坠入池底,溅起透亮的水花。

叶修拍拍手,一幅大功告成的样子。韩文清静静的看着他,似乎想起了当年两人一起在这里许愿时的情景。

韩文清和叶修本来觉得两个大男人还像小姑娘似的跟这儿抛硬币实在太丢人了,但难得来一趟又觉得没必要那么矜持,反正也没人认识他俩,于是人手一枚硬币,有模有样的在这儿少女了一把。

两枚硬币双双沉底,叶修还挺高兴,一个劲儿的问韩文清许了什么愿望。韩文清死咬着不告诉叶修,他当时想的是这辈子就这么着吧。但这话要是让他说出口,怎么都有点难为情,韩文清绝对不会告诉叶修,他想就这样,两个人一直走下去。
其实叶修见他又黑又红的脸也能猜出个八成,不过这次他没有继续调侃韩文清,而是低着头自言自语道,“我这个愿望还挺好实现的呢。”

韩文清望着许愿池里的喷泉,想着过去的记忆,脸上的表情不由自主的缓和下来。

“你的愿望是重返罗马吗?”韩文清问叶修。
“嗯,不过不太准确。”叶修凑近韩文清,拽住了他的衣领。

韩文清被迫的低下头,两人距离很近。叶修贴着他的耳根说话,就像两人在酒吧第一次相遇时那样。

十年了,当叶修的鼻息传递出的热气再一次喷吐在他的侧脸时,韩文清依旧会有那么一丝慌乱。他很爱听叶修故意压低嗓子说话时的声音,很性感。

他告诉韩文清,他许的愿不仅仅是重返罗马,而是能和自己所爱的人一起重返罗马。

叶修松开手,轻轻推了韩文清一把。两人又恢复了正常的距离。韩文清还沉浸在震惊之余,没有缓过神来。叶修指指韩文清紧握的手,好心的提醒他。

“你再好好想想,没准儿你的愿望也能实现。”

韩文清摊开手掌,是一枚闪闪发亮的硬币。估计是刚刚叶修趁他不注意时塞给他的。韩文清目不转睛的盯着手中的硬币,脸上的表情令人捉摸不透。
叶修不想再打扰他,便企图绕过韩文清身后离开。两人擦肩的瞬间,韩文清紧紧的拉住了叶修的手。

叶修回头,刚好看到韩文清一抬手,便把刚才在手里瞅了半天的硬币扔进许愿池。

叶修不免咂舌,韩文清这下扔的力道十足,愣是能跟水里砸出俩水花,没准儿还能给池子砸一大坑。
没等叶修对韩文清这豪迈的一抛作出评价,自己就被一股更大的力量狠狠的拉进了怀里。
韩文清紧紧的抱住他,像是要用尽全身力气,把他给勒死。

“报仇啊你!”叶修找准韩文清的关节捅了一下,这才让对方的力气有所收敛。
但韩文清依旧没有放开他,而是保持着相拥的姿势,站在许愿池前一动不动。

“老韩……”叶修脸上有点挂不住了,“松手吧,有点丢人啊。”
韩文清低头瞪着他,眼里有喜有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叶修。”韩文清叫到,“你这个人真的挺讨厌的。”
叶修嗐了一声,“我知道。”

“那你知道我恨了你多久吗?”
“几年?十几年?恨我一辈子?”叶修嘴角上扬,双手环住了韩文清的脖子。
“没关系老韩,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账你慢慢算。”








END





我觉得我最近对韩叶又有了新的认识
感觉鸡血又回满格了!
有没有战友来交流一下哈哈哈(神经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7)
热度(424)
©快给我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