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给我药

韩叶真好吃

【全职/韩叶】不解风情



随便写一写吧,勉强补个作业。
太久不写文,感觉已经是颗废药了(躺






很显然,叶修认为老韩一直就是一个不解风情的男人。

比如生日当天,远在Q市的韩文清同志,在热心人士张佳乐的指引下,给叶修打了三个红包。
叶修逐一点开,200,200,120。

“我说老韩,520还带凑的啊?”叶修觉得可乐。
“钱数限制。”韩文清很坦然的解释,心想给你就收着吧,废话真多。不过话说回来,这么微妙的数字,他也有点不好意思直接发给叶修。

“没诚意。”叶修下了定论,“老韩你可真不解风情。”
“………那把钱还我。”
“自己来拿,给你现金。”
“幼稚。”韩文清果断结束了话题。

叶修摘下耳机,靠在椅子上盯着屏幕,轻笑着摇摇头。
真是,完全不解风情呢。

一直到下午,叶修都坐在电脑前面没动地儿。网吧训练室里进进出出的人,他压根儿也没在意。门再次被推开的一瞬间,大漠孤烟的QQ几乎同一时间亮了起来。
韩文清跟他说,还钱。
叶修忽然坐直身体,把嘴里的烟碾灭在手边。

“谁啊?”叶修没回头,但身后早已被熟悉的气息所包围。
“我。”
“你来干嘛?”叶修明知故问。
“要账。”韩文清咬牙切齿。

叶修这才撂下鼠标,转过身盯着站在他眼前的韩文清。
“动作挺快啊!”叶修站起身,丝毫不掩饰自己愉悦的心情。

“这也是张佳乐给你出的主意?”
“不是。”
“看来你还比他强点儿。”谁说老韩不解风情的,叶修心里偷着乐。
“你叫我来的。”韩文清认真地回答。
“…………”

“真要钱来了啊!”叶修推着韩文清就往外走,“赶紧回你们霸图,就五百还跑一趟,这点出息。”
“不要钱,拿别的抵也行。”韩文清拽过叶修的胳膊,把人圈在门板上。叶修下意识的按下门锁,怕被突然进来的人撞到。
但韩文清很显然误会了叶修的意思,他难得露出一点欣慰的神情,然后在对方还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就直接上了嘴。

叶修被这突如其来的吻整的有点晕,心想这种事儿老韩倒是反应快着呢。他被动的迎上对方凶猛的攻势,来不及作出回应。韩文清很不满意叶修敷衍的态度,于是变本加厉的在对方口腔中肆意掠夺。
即便两人许久未见,但炙热的鼻息和脉动的心跳依旧是最熟悉的感觉。叶修几乎是本能的挎上了韩文清的脖子,白皙的指尖插在那人利落的短发中,狠狠地揉了一把。
韩文清不为所动,放任叶修不老实的手在他身上撒野,而自己只需把握好现有的阵地,死也不松嘴。直到叶修被憋得脸发红,才用膝盖顶了顶韩文清早就撑起的帐篷。

“够了啊,缓缓。”叶修舔了舔嘴角,笑得意味深长。
“两清了没有?”
韩文清从衣兜里掏出钱包,塞在了叶修手里。
“续费。”

叶修赶紧把钱包给扔回去,“不能强买强卖啊。”
韩文清收好钱包,整理了一下刚刚被叶修揪乱的衣服,又恢复了一如往常的神色。

“陪你吃个饭。”没有征求对方的意见,而是百分百的陈述语气。
叶修习惯了他说话的耿直,更是懂得老韩效率极高的约会方式。
“好歹说个请吧。”叶修看了看时间,确实得抓紧。
“请你快点。”韩文清抓着叶修的手就出了训练室,和老板娘他们打好招呼后,两人从后门直接坐上了计程车。

叶修指了一家常去的菜馆,虽然韩文清更倾向于高档一点的餐厅,至少环境比较好。
叶修挤眉弄眼,跟他咬耳朵:抓紧时间啊,晚上还有别的事呢。
要不怎么说老韩不解风情呢。叶修自认为已经很露骨的邀请,韩文清愣是没听懂。他依旧淡定地品尝着饭菜,吃得慢条斯理,从容不迫。
皇上不急,叶修更不着急,边吃菜边有一搭无一搭的跟韩文清聊着。从联盟最新的形势和赛况分析,再到B市房价又涨了多少,之前买的房要不要先租出去。
韩文清听到这儿,忽然放下了筷子。
“不行。”韩文清斩钉截铁地拒绝。
“浪费钱。”叶修还想再劝一劝,被韩文清坚决地打断。
“那是咱家。”

叶修有一瞬间的晃神儿,“家”的概念在脑海中慢慢发酵成型。甚至在几年前两人买房的时候,叶修似乎都没想到用这个词语来形容它。
他笑了笑,应声道,“嗯,咱家那不租。”说完看着韩文清严肃的样子,又忍不住多嘴。
“反正你有钱。”

吃过晚饭,两个大男人顺着河边溜达了一会儿。叶修问他机票几点回,韩文清怔了一下,然后拿出手机看了半天。
“不是吧?年纪大了健忘成这样?”
叶修凑过去看他的屏幕,两人的侧脸贴的很近。叶修的头发蹭在他的脸颊,特别痒。

韩文清的机票本来是今晚,叶修看到他鼓捣半天手机原来是在改签。
“怎么不走了?”叶修朝他挑了挑眉毛,他知道老韩心系霸图,今天能大老远跑来已经够让他刮目相看了。
“你不是说晚上还有别的事儿吗?”韩文清答得坦诚,无辜至极。
“什么事?”叶修自然的接过他的手机,顺手给他挑了个明天上午的回程票。
“陪你睡个觉。”

“听懂了,装傻啊?”叶修把手机扔给他,一只手搭上了韩文清的肩膀。
“老韩,你变了。”叶修痛心疾首。
“省得你说我不解风情。”韩文清抬手拦了辆计程车,“司机,麻烦您快点,我赶时间。”
司机瞅韩文清那张脸就不好惹,一脚油门赶紧蹿了出去。叶修倒在后座笑了半天,韩文清还板着一张脸,义正严辞地问。

“生日礼物如何?”
“太意外了,老韩,再接再厉。”






end


结尾就是一辆车载着他们去另一辆车,由于本人没驾照,我就不瞎开了。
祝叶修同志生日快乐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506)
©快给我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