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给我药

韩叶真好吃

【全职/韩叶】你们在这里做啥子哟




起名废
我差不多是一颗废药了(瘫倒


———————————————————————


“叶秋又去哪儿了?”
“不知道啊……”
“你们有人看见叶秋了吗?”
“没有……”

陶轩陪笑着跟记者们打了马虎眼,其他队友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有几个记者不死心,偷偷溜到选手通道准备碰碰运气。

叶秋此刻还真的在选手通道里躲着,与其说是躲记者,他更像是烟瘾犯了跑来这忙里偷闲。

“叶秋!”

身后有人喊了他一声,叶秋手一哆嗦,把打火机掉在了地上。金属与地面碰撞的声音,在空荡的过道里回响。
紧接着,脚步声慢慢逼近。
叶秋没有回头,而是弯腰捡起了打火机。当他刚拿起来要点烟的时候,打火机却被身后的人拿走了。

“我在叫你。”
韩文清对叶秋半天不理人的行为颇为不满。
“听见了。”
叶秋有些不耐烦,伸手去拿韩文清手里的打火机。对方把手一扬,明显一个意思:不给。

“嘿!”叶秋忽然笑了,凑近韩文清眼前盯着他略带愠色的脸,“老韩同志,几个意思?”

韩文清一怔,有些慌张的把头偏向一边。然后不动声色的后退了一步,再转过头来看着叶秋。

“祝贺你赢得比赛。”说罢,把手伸向了叶秋。
叶秋笑了笑,刚想说一句这不是很正常吗,但韩文清身后却隐约出现了两个人影。

“那是不是叶秋啊?”
“好像是吧,还有一个人是谁?”
“过去看看。”

叶秋想都不用想,准是要找他的记者追来了。韩文清也听到了动静,刚要回头,伸出的手却被叶秋一把拉住。

“?”韩文清疑惑的看向他。
叶秋只说了一个字。
“跑!”

后面的记者一看他们跑了,更加笃定这两个人一定是大人物,就算不是叶秋也应该是平时不好采访到的人,于是在后面紧追不舍。

韩文清被叶秋拉着在选手通道里狂奔,一想到这个画面,韩文清自己都觉得十分清奇,不知不觉手心里都开始往外冒汗。

叶秋轻车熟路的带着他拐进工作区,见身后的人马上要跟过来,叶秋随便推开一间屋子,拽着韩文清一起躲了进去。

屋子内空间有限,两个大男生进去后就显得更加拥挤。他们谁也没说话,安静的听着门外的脚步声,和彼此有些粗重的呼吸声。直到外面再也没有一点动静,两人才慢慢放松警惕。

叶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扶上了韩文清的肩头。
“唉,累死哥了。这两步跑的,要命。”
韩文清恢复的倒是比他快很多,在这个两人经常被拿来做比较的特殊时期,韩文清不由自主的哼了一声,表示不屑。

“难不成你们霸图还天天锻炼身体?”
“当然。”
“嚯!”叶秋有些惊讶,手不自觉往韩文清胸口摸去,“有胸肌不老韩?”
“把你手拿开!”韩文清赶紧打掉对方乱摸的手,呼吸都有些紊乱。好在这个小屋子里黑漆漆的,看不出他脸上有些发红。

“好吧。”叶秋投降的举起手,然后拧了下门把,“咱们出去说,这儿太黑了我都看不见你。”
韩文清瞪他,叶秋连忙笑着解释,“我没说你黑,事实嘛别想多。”
然而叶秋的笑容却在脸上忽然凝固了,他转身又拧了拧门把,并试着推了两下。
韩文清看出了问题,赶紧也过去推了推门。然后两人面面相觑。

“得,锁了。”
“…………你故意的吧。”韩文清脸黑的都快看不见了。
“别自恋了,哥跟你锁一块得少活多少年!”

“那怎么办!”
“你带手机了吗?”
“在休息室,你的呢?”
“穷,没有。”
“…………”

俩人蹲在小黑屋里谈人生。
“今天你们队那个刺客打得还不错。”
“嗯。”
“唉,你们教练换人了吗?”
“没。”
“坐观众席上戴眼镜那个是谁啊?”
“赞助商。”

“你跟我聊会儿会死吗?”叶修十分不满。
“我不是跟你聊着呢吗?”韩文清十分冤枉。

“老韩啊,你多大开始玩儿的荣耀。”
“挺小的,十几岁吧。”韩文清回想着。

年少气盛,凭着满腔热血,执着的踏上了这样一个不被外人所看好的事业。在电竞圈里,不断磨练自己,不论是技术还是意志。
才发现,荣耀,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也是。”

叶秋安静的看着他,屋里光线昏暗,韩文清也不确定他的视线是否对焦在自己身上。但他隐约觉得,这是一种说不出的,令人十分舒服的感觉。就好像两个彼此都非常了解的挚友,即便没有任何沟通,却也能互相知道对方的心意。

两人又聊了聊其他的事情,从对游戏的战术打法讨论,再到一些选手的实力分析。甚至还聊了聊私下里一些无关游戏的有趣话题。
韩文清觉得,叶秋也不过是一个荣耀的爱好者。那些大神的称谓,在此刻都微不足道。
反倒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人,才是他最值得尊敬的朋友和对手。

不知聊了多久,门外才依稀传来脚步声,接着是钥匙捅进锁眼的声音。两人赶紧站起来,正巧迎上保洁大妈一张惊恐的脸。

“你们在这里做啥子哟!”

两人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赶紧跑了出去。


十年后,依旧是这个主场。
然而早已发生太多的变化。

比如,韩文清已经成了一员老将。
比如,叶秋已经变成了叶修。

当韩文清来到选手通道时,果然又看见了在一边默默抽烟的叶修。

这一次,他没有叫他。而是直接走过去,把他嘴上的烟给拿掉。
“啧。”叶修无奈的抬起头,“又来恭喜我吗?”
韩文清把烟碾灭,扔进了垃圾箱。一言不发的牵起叶修的手,径直朝一个方向走去。

叶修笑了笑,心知肚明。任由对方拉着自己,在空无一人的通道里安静的走着。
直到一个窄小的屋门前,韩文清推门进去。
叶修跟在后面,拍了拍韩文清的屁股。

“故地重游?蛮有情趣嘛。”
韩文清拿开叶修的手,一把扣在了门上,身体也贴了过来,门咣的一声被撞上。叶修刚要说咱俩又该锁里面了,嘴却被飞快的堵住。

韩文清喷薄而出的气息,打在叶修的脸上,令他发烫。双唇微启后便如攻城掠地一般,两个人毫不示弱,都想在对方面前争取这个主动权。
叶修的手抚上韩文清的胸口,他不禁想起那时的韩文清还是个会脸红的小年轻,而现在却脸不红心不跳的跟这儿咬人。
韩文清抓住了叶修不安分的手,却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反倒是覆在他手背上,指引着叶修紧紧搂住了自己。

唉,老韩岁数大了脸皮也厚了。

叶修无奈地想着,手上却十分配合的勾住了对方的脖颈,把两人的距离拉得更紧,把这个吻不断加深。

门外又有脚步声靠近,叶修后背一激灵,赶紧推开韩文清。但对方一点反应都没有,依旧紧紧的咬住叶修不放,连一点喘息的机会都不留。
叶修听着声音越来越近,仅有一门之隔。他有些着急的咬了韩文清一口,顿时,口腔内弥漫着鲜血的味道,叶修轻轻舔舐着对方以示安慰,然后在开门的一瞬间迅速逃离。

门外的清洁大妈举着扫把非常无语。
不知她是否认出了两人,只是不高兴的把扫帚往旁边一摔。

“你们在这里做啥子哟!”




End



———————————————————————



修文好痛苦
摸鱼一万也不想修文一千(再见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5)
热度(352)
©快给我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