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给我药

韩叶真好吃

【全职/韩叶】梦魇如归



又名叶修的100种死法
死亡慎,烂俗的老梗

送上一枚玻璃碴馅的大月饼!
甜!甜!哒!

祝中秋快乐!




“叶修!”

韩文清脑内宛如钟鸣,嗡嗡的声音由头顶灌入至心脏。此刻,身边的一切都仿佛静止。所有画面都变成了黑白两色。眼中只有叶修倒下的身影,和从伤口中不断涌出的鲜血。殷红的颜色,鲜艳,刺眼。

“叶修!”

韩文清紧紧握住了叶修苍白的手,血色渐退,叶修的脸也愈发惨白,发青的双唇微微颤动,起起合合,却又无力吐出一个字。

这是韩文清的噩梦,亦是现实。

—————

韩文清与叶修是多年的搭档,两人在无数犯罪集团里摸爬滚打多年,从未失手。一个作为卧底,一个提供保护,里应外合,配合默契无间。
同时,他们更是恋人,一对生死与共的恋人。亡命之徒,疯狂而又兴奋。

但这一切如今只是一团残影,韩文清早已分辨不清真假虚实。


医院的走廊空旷而又寂静,偶尔有人走过,只留下哒哒的脚步声,回荡在长廊,寂寞,恐慌。
韩文清坐在长椅上,双眸死死聚焦在手术室门口的亮灯上。
手术还在继续,时间嘀嗒流逝,韩文清只觉得格外的漫长,指针的每一声
响,都不轻不重的打在他的心头。
他不禁闭上了双眼,仰头靠在了雪白的墙上。刺鼻的消毒水味熏得他头痛欲裂,韩文清双眉紧蹙,缓缓坠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Dream One

时间倒回,韩文清此刻正站在码头仓库的门前。刚刚接到线报,叶修此时仍处于危险状况。韩文清握紧拳头,忍住了直接冲进去救人的冲动,而是迂回到集装箱后伺机行动。
仓库的铁门吱吱哑哑的升起,叶修一行人谈笑着从里面走了出来。白色的衬衫在夜晚格外的明显,阴冷的海风灌入领口,叶修不禁缩了缩脖子。
由于距离较远,韩文清无法听清他们谈话的内容。他摸了摸别在腰间的银色手枪,冰冷的温度从指尖传遍全身。叶修面带微笑的从衣兜里掏出香烟,猩红的火光点亮了夜晚,袅袅青丝盘绕在头顶,叶修言谈举止间透着一份淡定与从容。
他在告诉韩文清,先别行动。

当那半支香烟坠入尘土的一刹那,唯一的火星也被无情的鞋底碾灭,只剩下一地灰烬。随着枪声的响起,韩文清紧绷的弦瞬间断裂。他犹如一匹猎豹版冲出重围,第一时刻来到了叶修身边。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配合。

子弹穿透肉体的声音,听起来却格外的畅快。洁白的衬衫早已变得污浊不堪,黑色的泥泞,红色的鲜血,红与黑的交织,在白色的画布上绽放。
无数次想象过的场景,无数次不愿想起。叶修胸口绽放的红花,在夜晚里显得娇艳欲滴。
韩文清再一次目击,再一次绞痛了全身的神经。他绝望的怒吼,换来的却是再一次的重复。

梦醒了。

Dream Two

韩文清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天花板上的装潢格外的讲究。他头痛的快要炸开,艰难的从床上坐起身。
叶修站在大落地窗前,穿着一身舒适的居家服。看见韩文清醒来后匆忙掐灭手中的烟,走了过来。
“老韩,刚醒啊?”
“叶修,你……”
“你昨天晕了,想吓死哥啊。”叶修语气里透着不满,却还是关心的摸了摸韩文清的额头。
“你没事吧?”
“这话不是我该问你?”
叶修不禁咧嘴笑了,“我能有什么事啊,被车撞死不成?”
韩文清抿嘴不语,只是深沉的看着叶修。

两人手牵着手,一起走在街头。韩文清紧紧握着叶修,引得对方的不满,却依旧不肯放手。
“哥又不会跟别人跑了,你攥这么使劲,手都要废了。”
韩文清低着头不说话,神情凝重的看着叶修。
“干嘛啊你,脸这么黑。”叶修拍拍韩文清的脸,“我去买包烟。”看见对方的表情有所缓和,叶修趁机甩开韩文清的手,一溜烟的跑开。
韩文清想拉住他,手却抓了空。叶修迅速钻进人群中,韩文清紧跟其后。街上的人忽然多了起来,车水马龙,人头攒动。所有人都与韩文清相向而行,韩文清艰难的挤出一条道路。行人麻木的与他相撞,一下下顶在他的身上。韩文清的胸口开始剧烈的疼痛,他的目光始终追随着叶修。叶修犹如一只狡猾的狐狸,在人群中左右逃蹿。每当韩文清快要触及他的时候,他就会忽然闪避开,移动到另一个更远的地方。韩文清狂躁难忍,他想要大声的呼喊,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发不出声。而自己唯一能做的,只有加快脚步,追上叶修。
韩文清被人群绊倒,他踉跄了几步,感觉头部愈发的昏昏沉沉。再转眼,叶修竟已然消失在了视线内。韩文清瞬间一身冷汗,他推开一个个人,用尽全力的向前奔跑。终于在拐角处看见了正在过马路的叶修,却也是他最不相见的叶修。他拼命的呼喊,却再一次眼睁睁看见残忍的一幕。
汽车的长鸣,刹车的嘶吼,时间再一次静止。韩文清看见叶修安静的躺在地上,背后延伸出血色的双翅。他闭着眼睛,嘴角还在微微上翘。柏油路逐渐被染红,血流蔓延到了韩文清的脚底。街上的行人一个个减少,消失。最后只留下韩文清一人,和叶修独自沉睡的身影。
韩文清蹲下身子,痛苦的闭上了双眼。

再一次,噩梦结束,亦或是开始。

Dream Three

韩文清从梦中惊醒过来,旁边的人好心的拍拍他,他这才发现自己正身处于公交车上。车门徐徐打开,韩文清匆忙下了车。抬头所见的,正是自己熟悉的警局。他坐上电梯来到顶层,推开楼顶锈迹斑斑的大铁门。寒风迎面,韩文清的呼吸变得异常困难。一个熟悉的背影正站在高高的墙边,他慢慢的回过头,露出了韩文清永远都不会忘却的冷笑。那个表情,那份笑容,韩文清再熟悉不过。

“叶修。”

韩文清嗓音里透出疲惫与沙哑。他早已崩溃,在这无尽的循环之中,韩文清一次次目睹叶修的死亡,却无法挽救。每一种情形都历历在目,那是血色的悲歌,是韩文清永远都醒不来的噩梦。

“叶修,你又要走了。”

韩文清不禁自嘲的笑笑,没有疑问的语气,更像是宣布冰冷的事实。韩文清小心的避开死亡的字眼,却不能避开死亡的事实。叶修站在上面冲他笑,笑得很陌生。韩文清深吸一口气,扶着墙在颤抖,像是解脱,亦是对叶修的告别。他知道,但凡他靠近一步,叶修马上就会消失,和这浓浓的夜色融为一体,坠入繁华的城市脚下。他绝望的抬起手臂,向叶修所在的位置伸出了手。叶修微笑着和他说再见,目光注视着韩文清的双眼,然后笔直的向后仰去。韩文清靠着墙壁,滑坐在地上,一切都止于寂静。

—————

韩文清全身一个激灵,猛地从医院的长椅上跳起来。依旧空旷的楼道,秒针在嘀嗒嘀嗒的转动。韩文清用尽最后的力气,看向手术室门口。

手术中的灯,灭了。




END


你猜死没死?(滚



我也不知道我写它意义何在,大过节的高兴高兴好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6)
热度(71)
©快给我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