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给我药

韩叶真好吃

【全职/韩叶】Hot Mess

前方高能:这是块肉,是块肉,块肉,肉。

第一次写肉好羞羞呀【捂脸


灵感来源是…………



热!!!!!!!!!


“滚……”

韩文清从牙缝中艰难的挤出这一个字,对方却依旧不为所动,得寸进尺似的将双手攀在对方的脖子上,把头埋进韩文清结实的胸膛。

“热……”叶修有气无力的说道。
“那就别粘我身上。”
“你身上凉。”
“我嫌你热。”
“靠!”叶修一个挺身从韩文清身上爬了起来,“你敢嫌弃哥!”

韩文清靠在床头不说话,不愠不火的盯着叶修,然后把上身的T恤衫脱掉甩在了一边。
叶修盯着他的腹肌轻哼一声,嘴硬道:“臭显摆什么?哥也有。”然后掀起衣服下摆拍了拍自己的肚皮。
韩文清冲他勾了勾手,笑道:“是吗?我检查检查。”
“呵。”叶修干笑了一声,讽刺的摇了摇头,传达出老韩你这点把戏真是太嫩了的信号,然后爬下床,一路边走边脱,衣服扔了一地,光着身子坦荡荡的走进浴室。

不一会儿,浴室里就传来哗哗的水声。浴室门下方的小窗口依稀可以映出里面的人那两条白花花的小腿在晃来晃去。
韩文清觉得室温确实有点高,心里更是燥的要着火。他翻身起床灌了一大口凉白开,打算也挤进浴室去冲个凉。

门意料之内的一推就开了,韩文清忍着笑意看着淋浴器下的人回过头。
“怎么不锁门?”韩文清低沉的声音在浴室里传来回响。
“锁了你不也得进来?”叶修一副理所应当,还有些过分热情的朝韩文清招了招手。

“老韩来,哥给你腾个地方。”
没等叶修挪窝,韩文清就先一步凑过来,伸出手臂把叶修圈在了怀里。

“不嫌热啦?”叶修不屑的扬了扬眉毛。
“一会儿就不热了。”韩文清的声音有些沙哑。
“呵呵。”叶修抬手撩了对方一脸水,“一会儿更热。”
“怪你。”韩文清低头堵上了叶修忙着废话的双唇。






以下省略2000字……【x









好吧,我勉强凑点………








韩文清用他宽厚的手掌覆在了叶修的脸颊上,叶修下意识的偏头避开,引来了对方不满的咂舌。

“你手忒烫。”
“正好降降温。”

说罢,韩文清的手继续穷追不舍,在叶修的身上一路徘徊。每一次轻柔的抚摸都仿佛卷起叶修内心的燥火,烫得他体无完肤。
叶修攥住他的手腕,试图阻止某人的肆意妄为,却不曾考虑过两人战斗力上的悬殊。而此刻的叶修在韩文清看来完全是欲拒还迎。韩文清再次低下头,安抚性的吻了吻叶修的耳根。感受到叶修轻微的颤抖,韩文清坏心眼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对方红透的耳尖,引来怀里的人更强烈的反应。韩文清笑着扳过叶修的脸,使其正视自己。叶修眼角发红,眼中渗出水雾。被水打湿的头发紧紧贴在额头和脸颊两侧。韩文清伸手帮他把额前的刘海别到耳后,指尖擦过叶修的唇角,叶修扭头一口咬住对方的手指。韩文清一怔,没等他做何反应,便看到叶修得意的挑起眉毛,舌头还意犹未尽的添了一圈嘴唇。
韩文清终于被撩拨起情绪,十分不温柔的捏住叶修的下巴,随后便是一个充满霸道的深吻。起初叶修还试图挣扎一下,无奈在两人身上都早已湿透,身上过于湿滑导致叶修根本也使不上什么力气。叶修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尽管他不断的往后躲,韩文清始终分毫不让,紧紧的扣住对方的唇,用力的辗压。叶修紧闭的嘴被摩擦的生疼,又无奈气短地想大口呼吸。他刚想张口嚷一句投降就被韩文清趁虚而入,对方的舌头卷着情火一般袭入叶修的口腔,热气席面而来。
韩文清快速的扫过每一个角落,叶修的舌头不知所措的摇摆不定,交融的津液从口中流出。叶修一只手按住韩文清的头,另一只手向下拽住了韩文清的裤子。

“你洗澡不脱裤子吗?”叶修喘着粗气,把下巴搁在了韩文清的肩上。
“脱。”韩文清扭头,再次对叶修发起了进攻。唇齿相接,两人再次啃咬在一起。叶修三两下就扯掉了韩文清的裤子,随手丢进了洗手池。

“老韩,你裤子可里外都湿了。”
叶修调笑着顶了顶对方炙热的下体。韩文清反手扣住了叶修的腰,另一只手在其紧实的臀部游走。

“拜你所赐,叶修。”

韩文清努力克制自己的情欲,但身体上强烈的反应却预示着即将爆发的激情。韩文清用膝盖压制住叶修,背脊紧贴着冰冷的墙面不禁让叶修竖起寒毛,两人交叠的身影在浴室朦胧的水汽下显得格外暧昧。
急于寻找润滑的韩文清回手带倒了一排瓶瓶罐罐,叶修嗤笑道:“这么性急啊。”
韩文清如捕食的猎豹般瞪着眼前的人,“少废话。”
“额…”

少废话,多做事。韩文清一向如此。

在情事中,行动往往是打断叶修飚垃圾话的最佳手段。韩文清用身体力行,再次证明了这个事实。
叶修轻咬着嘴唇,表情透着些许不满。

“学坏了啊…”

叶修双手紧紧环住韩文清的脖子,把全身的重量都附在他身上。韩文清也索性抱起叶修,支撑起他整个人防止他摔倒。
私处传来的异样让叶修有些不适,他报复性的咬了咬韩文清的耳垂,却引来对方更深层次的突破。低沉的呻吟声从心底溢出,叶修想尽量掩盖住情感的流露,却无奈自己现已是待宰的羔羊。

韩文清将叶修的腿抬起,经过开拓的身体充满着情欲,诱惑着韩文清尽快去征服他。发烫的下体相互摩擦着,传导出情迷的火花。韩文清在抚摸叶修敏感地带的同时,趁机发起了第二轮猛烈的攻势。叶修毫无预料的叫出声来,却丝毫没有博得对方的同情,反而换回了变本加厉的蹂躏。叶修一口咬住韩文清的肩头,也抵挡不住阵阵喘息倾泻而出。
韩文清被咬得生疼,皱着眉头道:“你属狗?”

“你…属狼。”

韩文清笑笑,实施起狼的本性。

叶修仰起头,想让淋浴器浇湿自己心底的欲火,保持一定的清醒。却遭到韩文清对其脖子的一阵舐咬,牙尖轻轻摩擦着对方的喉结,叶修颤抖着咽了下口水。

“夸…夸你还来劲。嗯…”

韩文清猛地贯穿将叶修接下来的话淹没在了口中,一下下连续的碰撞让叶修彻底无力反击,只能任其宰割。
身体的高度契合让双方很快找到了节奏,水声早已掩盖不住粗重的喘息。当这种默契到达顶点之时,两人不约而同的发出低吼,宣告着完美结合的落幕。
叶修无力的趴在韩文清身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韩文清静静的抱着他,慢慢抚平他过快的心跳。叶修翻着白眼示意他抱自己回去,自知理亏的韩文清也只好照做。

室内的温度还是一样高,或者说是更高了。
叶修大字型趴在床上,用最后一口气抱怨道:“热……”

“嗯?”韩文清挑眉。

“………不热了。”





END




妈呀第一次写肉真是好羞涩啊啊啊啊啊啊
这么low的水平你们就凑和吃吃吧【x

我家叶神真爱咬人
我心中有个小人在叫嚣老韩“断其喉!尽其肉!”【闭嘴


不会有第二次了!【生无可恋脸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5)
热度(251)
©快给我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