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给我药

韩叶真好吃

【全职/韩叶】礼尚往来



帝都韩叶茶会的文哈
祝大家平安夜快乐!



——————————————————————

今年的圣诞节对于叶修来说和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一样的电脑,一样的泡面,甚至连红烧牛肉的口味都没有变。他捧着热乎乎的面桶,边吸溜着面条边查看着荣耀今年的圣诞节活动公告。
圣诞节期间正赶上荣耀开服一周年,活动的经验和奖励相当优厚。任务还是老样子,无非是帮助圣诞老人送送礼物,替NPC跑跑腿,虽然不难,但也不会让玩家轻轻松松捡到便宜。叶修随手一点领取任务,结果弹出的窗口却蹦出来一张身份卡。

【您的身份为圣诞老人,请您尽快找到驯鹿搭档开启圣诞之旅。谨防身边的小偷,他们会偷走您的礼物哦。】

什么玩意儿?

叶修又切换回官网认真读了一遍圣诞节活动的公告。活动期间,每个玩家会随机获得三种身份卡,分别为圣诞老人、驯鹿及小偷。拿到圣诞老人和驯鹿的玩家需要组队完成运输礼物的任务,小偷则需要伪装成其余两种身份加入队伍中。如果圣诞老人和驯鹿的队伍成功完成任务,则经验和奖励平分。如果队伍中有一方为小偷,则经验和奖励全部归小偷所有。

哇,无间道,刺激了!

世界频道上一时被各种玩家的发言屠了屏,不少人对这次活动还挺感兴趣的,大家纷纷冒着友尽的风险,开始了游戏中的尔虞我诈。

“诚信驯鹿,求一个圣诞老人。”
“圣诞老人组我+++++”
“我是圣诞老人,求个鹿,小偷勿扰。”
“挂人索克萨尔你这个大**”
“老子**的信了你的邪!”
“这个人是小偷大家不要信!!!”
“骗了我所有礼物要不要脸!”

叶修一看就乐了,赶紧拉开好友名单,私信过去问候一声。

一叶之秋:恭喜啊
一叶之秋:这么快就被挂了,看来收获不少
索克萨尔:你这是红果果的嫉妒
一叶之秋:没,我这是对你不要脸程度由衷的赞美
索克萨尔:滚!
索克萨尔:啊不对,滚回来!
索克萨尔:你是什么身份?
一叶之秋:那当然是好身份
索克萨尔:别废话,赶紧的。这回我是鹿
一叶之秋:哥会信了你的邪?
索克萨尔:我靠别他妈磨叽,我真是鹿,组不组
一叶之秋:不约
索克萨尔:我你还信不过!咱俩这交情
一叶之秋:咱俩这交情
一叶之秋:更信不过了
索克萨尔:(鄙视.jpg)
一叶之秋:(叼烟.jpg)

叶修关上和索克萨尔的对话框,在好友栏里观望了一圈。毕竟也是个节,在线人数还真没比平时多。连苏沐秋都带着妹妹出去玩了,也就自己对这种事毫无察觉,一心扑在游戏上。玩得不错的大都不在线,在线的又都技术一般。活动期间时间宝贵,叶修并无闲功夫给小白技术科普,正犹豫着,玩得好的人就上线了。

一叶之秋:嘿!
一叶之秋:圣诞任务做不做?

叶修飞快地过去两条消息,发完又觉得有些不妥。毕竟他们的关系可还没好到一起做任务的地步。
然而只是几秒的功夫,对面的人很快就回了消息。

大漠孤烟:好
大漠孤烟:我鹿,你?
一叶之秋:巧了,天作之合
叶修狗腿地谄媚道。

大漠孤烟:……

叶修说完这话自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喝完最后一口面汤,把碗一扔准备开工。
刚坐回椅子上,大漠孤烟的组队消息就到了。叶修点了接受,但心里不禁犯嘀咕:对面答应的也太轻松了,就算他不计前嫌,也不怀疑一下我的身份吗?

一叶之秋:你不会是小偷吧?
大漠孤烟:驯鹿。
一叶之秋:空口无凭啊

叶修说完这句见对面半天没动静,难道大漠孤烟还真是个披着鹿皮的小偷,被自己这么一说哑口无言了?他正想追问几句,这才发现右下角的QQ头像闪个没完。点开居然还是大漠孤烟,对方直接甩过来一张截图。

一叶之秋:…………
大漠孤烟:信了?
一叶之秋:我开玩笑的
一叶之秋:你不是小偷,那你不怕我是小偷?
大漠孤烟:你截图了吗?
一叶之秋:没啊!
大漠孤烟:那再说吧,先任务。
大漠孤烟:不对劲随时踢。

叶修这边看着对话嗤笑一声,可以想象大漠孤烟一脸严肃而坦荡的样子。但他确实不知道自己什么样才叫对劲,什么样才叫不对劲。
两人刚到任务点,又碰见了老熟人。

索克萨尔:哎呦,我说呢
索克萨尔:不跟我组队移情别恋了
索克萨尔:老夫很痛心
一叶之秋:别恶心人
一叶之秋:又在这儿坑蒙拐骗
索克萨尔:大漠我告诉你
索克萨尔:这个人是小偷
索克萨尔:他刚才还跟我私聊,说要傍个大款
索克萨尔:然后就傍上你了
大漠孤烟:……
一叶之秋:你戳这儿半天是不是都没人理啊
一叶之秋:也对,都上电视了没人敢组吧
索克萨尔:滚蛋!我往这儿一站,多少人排着号想组我
索克萨尔:说真的大漠,一叶之秋真的是小偷,你看他那无耻的样子,能信吗?
大漠孤烟:能。
一叶之秋:哈哈哈挑拨离间不可怕,挑拨不动最尴尬
一叶之秋:我跟大漠孤烟同志的革命情谊岂是尔等闲人能插足的
索克萨尔:我呸!大漠你别后悔啊
索克萨尔:一会儿被骗的连裤衩儿都不剩
索克萨尔:要不我勉为其难收留你吧,你把他踢了咱俩组队
一叶之秋:诶,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呢
一叶之秋:当着别人的面挖墙脚
大漠孤烟:你是什么身份?
一叶之秋:大漠孤烟你不厚道啊
索克萨尔:哈哈哈哈我是鹿,你赶紧踢他咱做任务
大漠孤烟:撞号。
索克萨尔:???????
一叶之秋: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被大漠孤烟简单的两个字逗得笑了半天,也不知是不是自己身边像索克萨尔这种互坑成瘾的狐朋狗友太多了,头一次跟大漠孤烟组队,叶修竟觉得分外踏实,完全不用操心一不留神被队友卖了的情况发生。为了沟通方便,队伍频道里开了语音。大漠孤烟打游戏时话不多,两个人偶尔交流几句,却也不觉得有丝毫冷场的尴尬。键盘敲敲打打的声音从另一个城市传过来,叶修听着听着竟有了一丝困意。

“哎呦,我点根烟去啊。”叶修伸个懒腰,跟对面的人打了声招呼。
“嗯?”大漠孤烟发出质疑,“你多大?”
“跟你差不多啊。”叶修叼着烟含糊不清地回答。
大漠孤烟沉默了半天,才酝酿出一句:“抽烟不好,少抽点。”

叶修差点没儿把烟头喷出去,烟灰笑得抖了一地。
“大漠孤烟你可真优秀。”
大漠孤烟显然是听出了话外的嘲讽之意,有些恼羞成怒,连游戏里的人物都不动弹了,呆呆地站定。
“你卡了?”叶修操纵着一叶之秋走过去,大漠孤烟猛地出拳,击中一叶之秋的头部。

“哈哈哈哈哈哈……”一叶之秋还坐在地上呢,叶修这边就控制不住地笑起来。
“幸好组着队呢,不然这一拳下去半格血没了。”
“废话多。”大漠孤烟语气并不客气,比平时说话还要沉一个声调。
“诶别生气嘛。”
大漠孤烟并没有出声。
“今天做完任务去打一场。”
“成交。”

第一轮的任务完成得很快,两人配合也还不错。连叶修自己都惊讶,明明平时是针锋相对的两个人,原来在一起做任务的时候竟然还存在默契这么神奇的东西。也许正因为是对手,才会在不经意间记住很多属于对方的小习惯。

“虽然有时候我还是不自觉地想打你……”
叶修看着被自己“不小心”打到的大漠孤烟,面带忏悔地说道。
“你故意的。”大漠孤烟爬起来,蓄势待发。
“别浪费时间,快看你这次的身份,还组不组队了。”
大漠孤烟倒是听话的没再反击,叶修刚松一口气,就看到屏幕蹦出来一个大大的身份提示。

【您的身份为小偷。】

我他妈……
叶修内心复杂,我是告诉大漠还是不告诉他呢。

“我这次是圣诞老人。”

大漠孤烟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刚才还是好战友呢,忽然一下就变成了对手。不过大漠孤烟的对手,叶修倒是也当惯了。眼下不和大漠组队,他就得另谋出路。但坑谁不是坑啊,叶修也的确是懒得再找别人。

“你呢?”大漠孤烟忍不住催促道,低沉的嗓音又带有一些刚变声过后的沙哑。他平静的语调,却让叶修心中不是很平静。叶修一边心里飞快地甩锅给了大漠孤烟,自己都是受到了他声音的蛊惑才出此下策,一边连脑子都没过就脱口而出三个字:“我是鹿!”

“好。”大漠孤烟很快又组好队,两个人继续完成任务。
叶修这一路浑身不自在,平日里缺德的事儿他倒是没少干,但哪一次都骗得心安理得。为了抢材料抢Boss,嘴里跑起火车都不用打草稿。可偏偏这一次,对着“五好青年”大漠孤烟,叶修第一次受到了良心上的拷问,好像糟蹋了个黄花大闺女一样。

“你干嘛呢?”大漠孤烟看着走位不顺畅的一叶之秋不禁发问。
“胃疼,我倒杯热水去。”
一会儿叶修回来,大漠孤烟又问道:“晚饭吃的什么?”
“啊?”面对大漠孤烟跳跃性的思维,叶修一时有些懵。
“泡面啊,红烧牛肉。”
“你怎么天天吃泡面。”
“省事儿。”

大漠孤烟是想慰问一下对方,听声音对面的状态也确实不太好。但话到嘴边却怎么说都怪怪的,只好嘱咐道:“下次换点别的。”
“成。”叶修答应得爽快,大漠孤烟刚满意地点点头,就听对面继续道。
“下次吃鲜虾鱼板。”
“活该你胃疼。”

领完任务后,阴魂不散的索克萨尔竟然又来了。大老远就朝他们挥手,一路小跑地蹦到跟前儿。

索克萨尔:少侠留步
一叶之秋:给你三秒滚
一叶之秋:不然放大漠孤烟咬你
大漠孤烟:喂!
索克萨尔:你瞧瞧你这幅小人得志的样子
索克萨尔:傍大款了不起啊

一叶之秋横跨一步,把自己的战矛举了起来。

索克萨尔:停停停,我就是来问问,两位少侠有没有鹿
索克萨尔:这回真不是小偷了
索克萨尔:我以自己的节操担保
一叶之秋:你的节操?
大漠孤烟:呵呵。
索克萨尔:哇你俩狗男男刚组一次队就狼狈为奸了
索克萨尔:这回你们都是什么身份?组不上就不要勉强嘛,国服第一圣诞老人在此
大漠孤烟:组完了。
索克萨尔:卧槽不是吧?这么巧的吗?

索克萨尔赶紧私敲一叶之秋。

索克萨尔:喂喂喂,你又耍什么花招?
索克萨尔:大漠真是老实人啊,被你这么欺负
一叶之秋:滚蛋,我俩合作愉快着呢
索克萨尔:他是什么?
一叶之秋:他也是圣诞老人
索克萨尔:那你是驯鹿啊!
索克萨尔:快来来来,投入老夫的怀抱中
一叶之秋:不是……我其实是小偷
索克萨尔:你不是鹿吗?
一叶之秋:哥真是小偷!
索克萨尔:我呸,你不就想跟大漠组队吗?
一叶之秋:…………

叶修真想说,我不是,我没有。
话虽然不能这么说,但索克萨尔还真就戳破了这个事实。叶修盯着这句话陷入了沉思,目送索克萨尔孤单寂寞冷的身影远去。
“他怎么走了?”
“咱不带他玩,伤心了。”
“说了什么?”

叶修一听大漠孤烟好奇,心底的坏主意又浮出来。为了间接性拉一波大漠孤烟跟索克萨尔之间的仇恨,以便今后抢Boss时分散火力。叶修便绘声绘色地给大漠孤烟讲了一遍索克萨尔是如何声泪俱下地恳求自己和他组队,并无耻地想把大漠孤烟踢出去。然而大漠孤烟对此番言论不为所动,并嗤之以鼻。

“他挖我墙角?”
叶修正琢磨着自己怎么就成他的墙角了,便随便附和:“是啊是啊,无耻吧。”
“他挖不动。”

大漠孤烟与一叶之秋擦身而过,带起的微风掀起衣摆,打在一叶之秋的身上。叶修注视着屏幕,虽不能感同身受,心中却也有些许波动的异样。拳法家的装备不同其他职业般华丽,大漠孤烟此时身上也没有过多值得吸引他的神级装备,但叶修的视线却是无法移开。两人上一次的切磋叶修还历历在目,不同于自己战略技巧上的优势,大漠孤烟的打法一向简单粗暴。但这种强势的对抗总能令叶修体会到久违的振奋,每一次正面交锋都战得酣畅淋漓。这个人的气质正如拳法家一样纯粹,大漠孤烟这个雄浑大气的名字,恐怕也只有眼前这个人才当之无愧。

任务完成的依旧很顺利,但真到了交任务领奖励的时刻,叶修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身份。等大漠孤烟发现自己是小偷,不知道会不会又打起来。说起来,上次爆出来的拳套竟然还好好地存在一叶之秋的背包里。叶修下意识去检查了一下背包,大漠孤烟却在游戏里催促起来。

“你磨蹭什么呢?交任务去。”
“我告诉你个秘密吧。”
“什么?”
“说了你别激动啊。”
“我是小偷。”
叶修一口气说完如释重负,他握紧鼠标随时准备操控一叶之秋掉头就跑。但画面上的大漠孤烟迟迟没有反应。
“哦。”

淡定的一个哦,让叶修立刻不淡定了。
“没反应啊?”
“我真是小偷。”
“我知道,能看出来。”
“那你没踢我啊。”
“没必要。”
“一会儿我抽到小偷你也跑不了。”
“…………”
“大漠孤烟同志,你这个如意算盘打得妙啊!”
“呵呵,过奖。”

叶修顺理成章地领到了双倍奖励,看着大漠孤烟戳在一旁等着,叶修有一种自己真的傍上了大款的错觉。
“走吧,这次我是小偷。”大漠孤烟说得坦荡。
“你小偷你还这么嚣张,信不信哥踢了你?”
“你敢?”
“敢!”
“但是你让踢就踢,哥岂不是很没面子……”
“走了。”
“等一等。”叶修检查一下刚刚领到的奖励,有不少稀有材料,正是强化装备的好东西。
“大漠,圣诞礼物要不要?”
“不要。”
“要吧,机会难得。”

大漠孤烟还没应声,就收到了一叶之秋的交易请求。
“物归原主了,不过比你原来的强百倍。”
“嗯,谢了。”那一边,大漠孤烟好像是笑了一声。换上新装备后,他朝一叶之秋挥了挥拳头,“强不强试过才知道吧。”
“所以你要拿我试?”大漠孤烟不可置否。
叶修觉得好笑:“你这样不厚道了吧。”
“没,我只是想把你的战矛也爆出来,帮你强化一下。”
“不用这么客气了吧?”
网络那头的人听起来心情大好,“礼尚往来嘛。”




END


———————————————————————

🍎🍎🍎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3)
热度(324)
©快给我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