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给我药

韩叶真好吃

【全职/周翔/启明】小明的七夕

 七夕礼物@粉色馬蚤年FN 
节日快乐❤️❤️❤️


辣鸡lof药丸气死我,把我的格式吞没了,我看的是一片乱,用手机又调了一下,请问现在正常么???

我也是很崩溃了

着手寻找下家吧(手动再见



————————————————————



 大家都知道,全轮回最好懂的一个人——杜明。

 主要是因为小明这人吧,单纯善良。 

吴启接茬:“就是傻呗!” 

而且还不会撒谎,脸上挂相。 

吕泊远评价:“就是蠢呗!” 

为人老实憨厚,从不跟别人起冲突。 

方明华总结:“就是怂呗!” 

杜明愤怒掀桌,然后向队长告状:“他们欺负我!” 

周泽楷微笑:“呵呵。” 

江波涛拍着杜明的肩膀安慰道,你看大家都是喜欢你才和你开玩笑的不是。你瞅你人缘多好。

 “……哦。” 

副队安慰的话语真是一点都不虚伪呢,杜明内心哭泣着。 


作为轮回的队宠,杜明每天都十分敬业在QQ群里卖蠢。 

吴霜钩月:我饿了!我饿了! 

云山乱:………… 

残忍静默:………… 

笑歌自若:………… 

无浪:小明,专心训练。 

吴霜钩月:副队,我已经饿的不能集中精神了,电脑屏幕都看不清楚了! 

残忍静默:你就不能向队长和小翔好好学习学习,你看他们俩练习的多投入。 

吴霜钩月:人俩那是在战斗中调情。 

笑歌自若:队长看过来了……

 吴霜钩月:没事,他俩不是还PK呢吗。 

无浪:刚刚结束哦,小翔输了,心情很不好。 

吴霜钩月:………… 

残忍静默:蜡烛.gif

云山乱:蜡烛.gif 

笑歌自若:蜡烛.gif 

一叶之秋:杜明,JJC滚来受死。 

吴霜钩月:…………喳 


残忍静默:你们中午谁偷吃了我的鸡腿!? 

吴霜钩月:望天 

云山乱:望地 

笑歌自若:望小明 

残忍静默:!!! 

吴霜钩月:望我干嘛! 

无浪:你猜。 

一枪穿云:………… 

一叶之秋:杜明吃的。 

吴霜钩月:小翔你!QAQ! 

一叶之秋:哼。 

残忍静默:杜明………… 

吴霜钩月:启哥你听我解释。我其实就是逗你玩儿来的。 

残忍静默:可你丫每次都玩真的! 

吴霜钩月:我错了,我好饿。 

残忍静默:队长,请假10分钟真人PK。 

一枪穿云:批。 

无浪:队长你………… 

一叶之秋:再见.gif

云山乱:再见.gif 

笑歌自若:再见.gif 


吴霜钩月:提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残忍静默:28号啊 

吴霜钩月:然后? 

云山乱:星期一 

吴霜钩月:再然后? 

笑歌自若:假期要结束啦? 

吴霜钩月:啊啊啊你们! 

一枪穿云:杜明你到底想干嘛? 

吴霜钩月:卧槽! 

云山乱:卧槽! 

残忍静默:卧槽! 

笑歌自若:卧槽! 

无浪:小翔? 

一枪穿云:嗯。 

一叶之秋:啊不是,我那个用错号了。不不不,这是个意外。我们俩不在一起,可能是上次登错了。啊上次其实也不是………… 

吴霜钩月:你们……居然…… 

残忍静默:小明,我懂了。 

残忍静默:今天七夕。蜡烛.gif

云山乱:蜡烛.gif 

无浪:蜡烛.gif 

笑歌自若:我跟我媳妇都不过! 

一枪穿云:过。 

一叶之秋:过你大爷!不过! 

残忍静默:队长和小翔……… 

云山乱:你们俩……… 

无浪:在过七夕? 

一叶之秋:没有! 

一枪穿云:嗯。 

残忍静默:队长嗯的是哪句话? 

笑歌自若:恐怕…… 

无浪:上一句。 

吴霜钩月:我不活了! 

吴霜钩月:@残忍静默 启哥我们也去过节! 

残忍静默:基佬死开。微笑.gif 

吴霜钩月:…………大哭.gif 

无浪:蜡烛.gif 

云山乱:蜡烛.gif 

一叶之秋:蜡烛.gif 

笑歌自若:蜡烛.gif 

一枪穿云:蜡烛.gif 

杜明在电脑前暴躁揉毛,扛起床上的枕头就是一个百米冲刺。 

“启哥启哥开门啊!” 

“滚!” 


孙翔生气地一摔鼠标,“我回队里了。”

 “嗯?”周泽楷走过来,扣住他的手,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安静地看着他。

 “怎么了?” 

“他们都知道我回来了,我还是回去报个到吧。”

孙翔撇撇嘴,弯下腰开始收拾自己脚边的行李箱。不合体的T恤松松垮垮,露出半截儿光滑的腰线。周泽楷笑了笑,没忍住伸手摸了一把。


 “你干嘛!”孙翔捂住自己的腰,一巴掌拍在周泽楷不老实的手上。周泽楷不怒反笑,索性也蹲下来,伸手环住了孙翔,把头歪在对方宽阔的身板上。

孙翔被周泽楷这个举动搞得一时乱了分寸,手里还拿着收拾衣物的口袋,结果生生忘记了要装什么东西。感受到对方身体的僵直,周泽楷偷着笑了笑。

他看向孙翔有些微微发红的耳朵尖,坏心眼的凑过去,压着嗓子低声道,“别走。” 

孙翔猛地一个激灵,眼神凶巴巴地瞪向周泽楷,用力把人推了一个屁墩儿。

 周泽楷坐在地板上,无辜地看向罪魁祸首。孙翔还有些沾沾自喜,反倒是抛下了害羞的一面,主动地撑在周泽楷身旁两侧,俯视着对方。


 “哼,叫声翔哥听听。” 

看着孙翔得意的勾起嘴角,周泽楷抓紧机会,突然直起身子凑了过去。



 “杜明你有毒吧!”

吴启揣着裤兜,不情愿地走在后面。杜明拽着他的胳膊,将人艰难地拖行。

 “七夕佳节,我这是在拯救你孤独的灵魂。” 

“放手吧你!我的灵魂一点也不孤独,我跟我的右手相爱到老……”吴启使劲抽出手,狠狠地甩了甩。

 “你看你一个人呆在俱乐部多寂寞,多空虚,多……”

 “滚!”吴启一个手刀劈在杜明的脑门上,“所以你拉着我走上街头,争当被虐的对象吗?”

 “不是的!”杜明正色道,“我那天在小翔的宿舍看见了这个。” 

说着,杜明献宝一般地将手里的优惠券呈上。
 “咱们门口的西餐厅诶!双人餐半价!半价!这是什么概念?你花一份钱,我就能白吃。”

 “我看你就够白痴的。”吴启扯过优惠券看了看,倒是挺划算。也没有什么硬性指标,说必须情侣才能买什么的……

 毕竟这日子口,也就杜明这么神经大条能拉着别人满处乱跑了吧。


 “你把小翔的优惠券偷出来,不怕他一个天击把你挑天上去。” 

“不啊!这个优惠券今儿就过期了。小翔还跟队长家呢,你觉得他今晚回得来么……”杜明边说边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吴启嫌弃的抖了抖鸡皮疙瘩,“行吧,那咱俩去。” 



孙翔到了餐厅门口才一声惊呼,“卧槽!” 

周泽楷不明所以地看向他,孙翔严肃的拧着眉毛,“我把优惠券弄丢了!” 

周泽楷看向餐厅门口的宣传,牵起孙翔的手。

“没关系。” 


孙翔倒不是对那点钱斤斤计较,但计划好的事情被这样打乱总有些心浮气躁。

 “那换一家?”周泽楷试探性地征求对方意见,孙翔赌气一般,“不了,就这家!”


 两人并肩步入餐厅,经过靠窗的座位时,正吸溜着意大利面的杜明一错眼珠,面条差点没从鼻孔里喷出来。
 “诶!嘛呢?素质素质!”

吴启翻了个白眼,拿起一旁的餐巾纸递过去。

 “咳咳……”杜明心有余悸,鬼鬼祟祟地向吴启勾了勾手。

 “你看我后面那桌,是不是队长和小翔?”

 “哈?”吴启一听也紧张起来,把头埋得低低的,两个人像特务接头一样打着暗号。


 “我靠,真是。” 

“七夕偶遇不可怕!”杜明摇摇头,艰难的咽下嘴里的面条。

“谁是基佬谁尴尬!”


 吴启隔着桌子就踹过去一脚,“叫你拉着我。”

 “哎呀,启哥。”杜明掸掸膝盖上的土,“天下没有免费的晚餐,咱俩换个座儿呗。” 

“干嘛?”吴启斜眼瞥他。

 “我给你实况转播。” 


 孙翔吃饭的时候意外的很安静,自顾自地闷头吃着,嘴里塞得鼓鼓的,半天也没抬头。

周泽楷暗中窥视,担心孙翔因为刚才的小事儿生闷气,便伸手挽住了他的胳膊,想安慰一下。不料孙翔反应相当激动,迅速抽手还打翻了一旁的奶油蘑菇汤,香浓的奶油洒在了孙翔的裤子上,周泽楷连忙抽纸帮他擦干净。


 “卧槽!”杜明一边伸脑袋,一边用脚踢吴启。

 “不得了了,大庭广众惊现不明白色液体。”

 吴启一听,呛得眼泪差点没流下来。

 “毛啊!”吴启忍不住回头看,“大哥那是奶油蘑菇汤!你还让不让我好好喝汤了……”

吴启看着自己桌前的汤碗,一言难尽。 


孙翔拿纸巾随意的擦了一把,烦躁地把纸扔在桌上。
“怎么了?”

周泽楷早就看出他不对劲,但以孙翔的性格,即使不满他肯定也不会直接说出来,尽管他脸上写得清清楚楚,周泽楷也只能试探性地询问,“不喜欢?”

孙翔郁闷,他是喜欢,太喜欢了而已。
今天怎么说也算是个节日,但由于两人假期腻在一起的时间太久,反倒是没有了七夕的气氛,搞得好像和平常差不多。

孙翔有些后悔答应周泽楷提早回来,更后悔最近一直住在周泽楷家,连点惊喜也没准备,白白浪费了一个七夕,最后连优惠券也搞丢了,那跟平常的日子还真是彻底没了两样。 

想到这儿,孙翔忽然抬头盯着周泽楷,认真的问道,“我平常对你什么样啊?”
“嗯?”周泽楷一头雾水,“挺好的。”
“不好的呢?”孙翔锲而不舍地追问道。
“没有。”周泽楷专心地切着牛排,把剔好的肉放到孙翔的盘子里。
“你很好。”
“………”孙翔摸摸自己的脸,继续安静地吃肉。


 “啥情况了啊?”吴启咬着吸管,看着对面望眼欲穿的杜明,心生感慨。
这人,请我吃饭自己不吃,怕不是个傻子。
“好像没啥情况,队长在切牛排。哎看得我也想吃了,启哥你给我也切一块。”

“自己切。”吴启冷漠地把刀插进了厚厚的牛肉里,杜明背后一凉,陪着笑把牛排端到自己跟前儿。

“爷,我给您切哈。” 



 孙翔这顿饭吃的心不在焉,周泽楷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把他这个平日里不爱说话的人都憋坏了,时不时抬头看看对方。
孙翔的目光和周泽楷一对上,就飞快地闪躲开,食不知味的嚼着盘子里的东西。周泽楷递过来的叉子也是,喂什么吃什么。

这边是吃的人不在意,那边是喂的人不专心。

杜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边伸长脖子窥伺敌方行动,手上还不停歇地剁着牛排,叉起一块就伸到吴启眼前。
吴启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发现杜明还投入于观察神奇的动物界求偶行为,手上动作完全机械化,便心安理得的接受投喂。

吃第一口,吴启咂咂嘴,觉得味道还不错。
吃第五口,吴启呲呲牙,觉得牙有点累。
吃第十口,吴启喝了口水,觉得嗓子有点齁。

眼瞅着叉子又逼近,吴启连连后退,贴到了椅子背。叉子到了眼前,吴启盯着它直对眼。

“不吃了不吃了,快拿开。”
“哦。”
叉子敏捷的一个漂移,拐回到了杜明自己嘴里。杜明边嚼边嫌弃,“您可吃饱了,我半天还没吃上呢。”

敢情不是要喂我啊??? 


周泽楷和孙翔吃了有史以来最安静的一顿饭。孙翔长舒一口气,想想要不就算了吧,过什么七夕,就这样了。
周泽楷忽然起身挪到了孙翔旁边坐下,孙翔下意识地赶紧往里挪动,周泽楷也配合地继续往里挤。
俩人挤在一边的卡座上,靠的越来越近。

“干…干嘛啊?”孙翔想推开周泽楷,但想了想觉得这个动作有些娘炮,于是变成了用不存在的胸肌顶开对方。
“别挤我。”

周泽楷被他一闪而过的窘迫逗笑了,他附在孙翔耳边问道,“你喜欢吃哪个菜?”
孙翔感觉自己头昏脑涨,不知道周泽楷又发什么疯,胡乱指了桌上一道甜品。
“就这个吧,还行。”

“我尝尝。”
“你尝呗。”孙翔把蛋糕推过去,周泽楷张了张嘴,一副可怜相地看着孙翔。

“靠,我是不会喂你的!”
孙翔恶狠狠的剜了一大勺,塞到自己的嘴里。

我就知道你不会喂我的。
周泽楷在心底庆幸着。
所以我自己吃。

这样想着,周泽楷缓缓贴上了对方甜腻的唇。


“哇靠!”杜明拍打着吴启的胳膊,“亲了亲了亲了。”
吴启忍不住也回头看了一眼,又转回来一言难尽地看向杜明。

“你激动个屁啊。”
“有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觉。”杜明欣慰的拍拍肚皮,“啊,又到了小动物们交配的季节。”


“滚!”孙翔赶紧抽了张餐巾纸擦嘴,擦完后看着周泽楷笑而不语的样子,又把用过的纸巾糊在刚刚那个惹火的嘴唇上。

“回去了。”
“嗯。”


“哇靠!”杜明突然又叫了一声,这次反应更强烈,连泪花都泛了出来。吴启想了想,不会有比刚才尺度更大的事发生吧……

“不是……”杜明把吴启扭过去的脸掰了回来,“我咬到舌头了。”
“该!”吴启鼓掌叫好。
“真的!疼死了。你看看流血了吗?”说着,杜明张开嘴起身凑了过去。吴启嫌弃归嫌弃,也配合地站起来,拖着杜明的脸检查。


“哪儿流血了……,”

“卧槽!!!你们俩!!!”


牵着周泽楷的孙翔目瞪口呆,想不到这里还藏着一对基佬约会。



“启哥,还记得我说啥来的吗……”
“记得。”吴启生无可恋,“七夕偶遇不可怕。”
杜明悲痛欲绝,“谁是基佬谁尴尬。”



END



卧槽我手机卡了一分钟可恶!!!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241)
©快给我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