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给我药

韩叶真好吃

【全职/韩叶】那就这样吧




短打摸鱼,净化首页
我不是袁隆平,叫我雷锋就好(你闭嘴吧


————————————————————————


闹钟响了三声后,韩文清很快就醒了。他推了推叶修,对方懒洋洋地翻了个身,把被子一裹,浑然不觉。
“起床。”韩文清一边穿衣服一边没好气的催促。本来昨天就计划好要出门,就是因为某个人懒癌发作,足足在家萎靡了一天没动窝。叶修在被子里动了动,缓缓探出一个脑袋,打着哈欠问,“几点了?”
“七点。”韩文清穿好衣服,把叶修的衣服也拿出来扔在床上。
“早了点吧?”叶修够过衬衫,迷迷瞪瞪地系扣子。
“八点能出门就不错。”
“开玩笑,你又不化妆。”叶修抖搂开裤子,又扔回给韩文清。
“老韩,这是你的。”
“嗯?”韩文清又给他拿了一条裤子,“你昨天收的衣服?”
“是啊,哥勤快吧。”叶修赶紧邀功。
“搁错位置了,你的裤子在右边,我的放左边。”韩文清无奈的打开柜门,把刚刚拿错的裤子叠好放回去。
“啧,难得干点活儿,还不领情。”叶修耸耸肩,站在镜子前翻好领子。镜子里韩文清皱着眉头把柜门中的衣服一件件拿出来又重新放回去,折腾了老半天。叶修抱着胳膊看着联盟首屈一指的暴脾气韩文清成了居家好男人,笑意忍不住漫上嘴角。
“唉,老韩,想不到你这么贤惠。”
“别得便宜卖乖。”韩文清挥开叶修不老实的手,“笨手笨脚。”
“哥这双手要是笨,那联盟其他人都得算残疾。”
“那你不笨,你就是懒。”韩文清瞪着他,“叠被子!”
“我不叠,我懒。”叶修坦然的摆摆手,走进了卫生间,任凭韩文清在他身后凶巴巴的咆哮。
“懒死算了。”韩文清也不愿再费口舌,三两下就叠好被子。叶修叼着牙刷探出头,看见韩文清已经收拾完毕,于是心满意足地点点头。
韩文清看他的样子就生气,抄起手边的烟灰缸作势要扔他,叶修迅速的关上门,还在里面嚷了一句。
“你惯的赖谁啊。”

俩人吵吵闹闹的洗漱完毕,果不其然都快八点了。
“我说什么来的。”韩文清黑着脸催促叶修,“磨磨蹭蹭。”
“唉,哥这不是腰疼吗,体谅一下。”叶修甩开拖鞋,一脚踩进了运动鞋里,鞋带儿都懒得重新系。
韩文清拍拍鞋架旁边的凳子,“踩这儿。”
“嗯?”叶修一只脚站立,下意识地扶住了韩文清。
“扶墙,别扶我。”韩文清弯下腰,把他系得松散的鞋带解开又重新系上。”
“你………”叶修居然有点不好意思,他没想到韩文清会忽然弯下腰给他系鞋带。
“老韩,你这样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叶修用调侃的语气试图掩盖住自己的窘迫。韩文清低着头,嘴角悄悄弯了弯。他听出来对方这是真不好意思了,便也没拆穿。按住叶修的腿,然后直起腰。
“走了。”韩文清拿上钥匙,准备出发。
“等一下。”叶修拉过来韩文清的肩膀,嘴唇在对方的侧脸上轻快的蹭了一下。
“?”韩文清疑惑地看他。
“检查一下你刮没刮胡子。”叶修插着兜,昂首阔步地走出门。韩文清摇着头,轻笑着锁上家门。

两个人刚搬过来没几天,虽说家里的装修布置都基本搞得差不多,但空荡荡的房子却还是缺少些家具用品。用叶修的话说,这么大个房子,不填满了没有人气儿。韩文清不可置否,毕竟两人打算长期住下去,再多添置些东西也是无可厚非。

一开始让叶修逛家具他可是老大不乐意。韩文清也没强求,自己转了一下午,把该买的都买了回来。叶修一看,家里一水的黑桌子黑椅子,气得直乐。

“老韩,我采访采访你。你想给咱家定位是怎么个风格?”
韩文清很显然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于是坦然地回答,“黑色禁脏。”

耿直如老韩,叶修也只好跟着人一块来挑家具。其实这么多颜色,叶修偏爱白色的家具,看着干净利落,也不用整什么花里胡哨的。

结果往往事与愿违,俩人刚搬进来的第一天就收到了来自苏沐橙的乔迁大礼:一套红艳艳的窗帘、桌布、沙发罩。韩文清看得眉头都皱起来了,叶修无奈的从韩文清屁兜里掏出手机,给苏沐橙打了个电话。

“我说这位大小姐,你怎么想的啊!”
“红色多喜庆呀,新婚快乐啊叶修。”
叶修听了这话正对着手机无语呢,韩文清凑过来脑袋,对电话里说了句,“谢谢。”

“不客气哈韩队,要不要红被罩啊?我那天还看到一套带刺绣的,被面那俩鸳鸯绣的可好看了。”
“打住吧,小姑奶奶。”叶修赶紧阻止他,“我不臊得慌,老韩都得臊得慌。他现在脸都红成你买那个窗帘了。”
“啊,真的呀?”苏沐橙惊讶。
“真的真的,所以没事别调戏我们老韩啊,人脸皮薄。挂了。”

嘟嘟嘟………

韩文清攥住了他递过手机的爪子,眉锋一挑,“我脸红了吗?”
“没有没有,你脸黑。”叶修赶紧摆手,“我就随便说说,你随便听听。你还真想用这大红三件套?”

“一片心意,别浪费。”
“…………………”

屋里装扮上了红窗帘、红桌布和红色沙发罩,搭配上之前韩文清自己随便买的黑色桌椅,叶修想起了那些年被霸图战队威胁的恐惧。

“这颜色搭的,我有点方。”叶修瘫在沙发上,看着满目的红黑色,感觉莫名心虚。
“有一种在霸图主场的感觉。”

韩文清在他身旁坐下,看着他纠结的神色莫名好笑。
“这儿本来就是我的主场。”韩文清伸手圈住了对方,自然地烙下一吻。
亲完人的叶修抹抹嘴,推开了压过来的韩文清。
“不服,我们兴欣要求宣示主权。”
“你想在哪儿宣示?”韩文清拽着他的手往自己身上带,叶修眯起眼睛,很快反客为主。
“那就先从你身上开始吧。”

在韩文清身上宣示完主权的叶修懒洋洋的点根烟,一般这时候韩文清是不会扫他的兴去阻止他的。叶修叼着烟含含糊糊的说,“明天去转转?”
韩文清知道他说的是去家具城,于是关切的打量了他一番。
“你明天还爬得起来?”
“…………那后天吧。”

所以当两人驾车来到家具城的时候,叶修还是下意识的腿抖了一下。
“事先说好,速战速决,买完就回。”
“行。”韩文清也不愿意逛,只不过迫于现实,为了把家里的环境布置得更好一些,他也只得硬着头皮去货比三家。

大件其实买得都差不多了,叶修想起一进自家门就映入眼帘的红黑色,顿时觉得自己呼吸都难过了起来。

“咱缺个茶几吧?”
“嗯,可以买。”
“好好好,来这个白色的。”
“白色不禁脏。”
“没事没事,反正你擦。”
“……………”

“电视柜?”
“白的白的。”
“书架!”
“白色好看啊!”
“电脑桌?”
“那必须是白色。”

今天的购物之行直接颠覆了韩文清上次买的黑色N件套,叶修挑的家具几乎都是白色的。
两人指挥着搬家公司把东西都码好后,叶修自己都憋不住笑了。

“这也太难看了。”
黑白混搭风,还配着喜庆的大红色,叶修觉得自己的审美仿佛喂了小点。

“还行吧。”韩文清不以为然,说实话他并不在乎屋子装得什么样,只要屋檐下共处的人对就好。

“老韩,我知道你的大漠孤烟直是什么意思了。”
韩文清知道他没好话,便任凭他继续自言自语。
“大漠孤烟,直男审美。”

“嗯,是。”韩文清耸肩,“我确实眼光不好。”
“可不是。”叶修看着被兴欣色和霸图色包围的客厅,忍俊不禁。

“我眼光好能看上你?”
叶修恍然大悟,在这等着我呢。
“就咱俩能互相看上这眼光,估计也就这样了。”

“…………”韩文清无言以对,“那就这样吧”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7)
热度(689)
©快给我药 | Powered by LOFTER